去年凉山19.9万贫困老乡摘“穷帽” - 必发娱乐官网

去年凉山19.9万贫困老乡摘“穷帽”

【时间: 2019-01-02 09:42 四川日报】【字号:

开栏的话

随着2019年新年钟声的敲响,我们距全面小康的目标越来越近。

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,是我们党向人民、向历史作出的庄严承诺。打赢脱贫攻坚战是底线任务。四川是全国扶贫任务最重的省份之一,而凉山州是我国最大的彝族聚居区,是全国“三区三州”深度贫困地区之一,成为影响全省夺取脱贫攻坚全面胜利的控制性因素。

从为“悬崖村”揪心,到2018年春节前夕赴凉山考察脱贫攻坚,再到2019年新年贺词中专门提到凉山州三河村两户村民,对于大凉山这片土地和这片土地上的贫困老乡,习近平总书记深情牵挂。

凉山目前面临着深度贫困与恶劣自然条件、薄弱基础设施、落后思想观念等相互交织的突出问题,脱贫攻坚形势严峻复杂、任务繁重艰巨,可谓典型的贫中之贫、困中之困、坚中之坚。

打赢凉山州脱贫攻坚这场硬仗,时间紧、任务重、挑战多、要求高。省委、省政府提出,唯有以最大的决心、最严的标准、最实的举措、最有力的行动,一鼓作气,尽锐出战,才能攻克深度贫困堡垒,确保与全国全省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。

2018年6月以来,我省出台34条综合帮扶特殊政策措施,派出5700多名干部组成的综合帮扶工作队……采取超常举措,向凉山州深度贫困发起总攻。半年多来,这些超常举措已取得一定成效。但人到半山路更陡,我们必须以更大力度攻克深度贫困堡垒。

为持续压实凉山脱贫攻坚责任,即日起,本报推出“向深度贫困发起总攻·凉山战报”专栏,围绕省委、省政府的阶段性重点部署和安排,聚焦脱贫攻坚中的凉山鏖战,为您带来凉山脱贫攻坚的“一线战报”,为凉山脱贫攻坚鼓与呼。敬请垂注。

本报讯(记者 侯冲 何勤华)2018年凉山州减贫19.9万人、退出贫困村500个,贫困发生率从2017年底的11%降至2018年底的7.1%。目前,凉山还有贫困人口31.7万人、贫困村618个、贫困县11个。这是记者1月1日从凉山州脱贫攻坚办获悉的。

凉山彝区脱贫攻坚任务十分艰巨,是影响全省夺取脱贫攻坚全面胜利的控制性因素。去年以来,我省坚持目标标准,下足“绣花”功夫,加码加力帮扶凉山破除深度贫困坚冰。

2018年6月,我省专门为凉山出台12个方面34条政策措施,提供真金白银的政策保障;选派5700多名干部组成综合帮扶工作队,分赴凉山州11个深度贫困县开展为期3年的脱贫攻坚和综合帮扶工作。截至目前,凉山共有各类帮扶干部1.1万多人。

在全省上下共同努力下,2018年凉山脱贫攻坚交出年度“答卷”——

产业发展方面,去年凉山投入17.02亿元,大力发展生态林业、果薯蔬草药等致富产业。深度贫困县转移输出农村剩余劳动力68.47万人。

基础设施方面,新改建农村公路2528公里,12.79万人的安全饮水问题得到解决,500个计划退出村实现宽带网络全覆盖。  

教育医疗方面,深度贫困县小学、初中入学率均在96%以上,“学前学会普通话”行动覆盖11.1万名适龄儿童,全州所有贫困人口均参加了基本医疗保险。

今年,凉山计划实现14.1万人脱贫、318个贫困村退出、4个贫困县摘帽。为顺利完成年度目标,即将印发的凉山2019年脱贫攻坚“春季攻势”行动方案,围绕项目开工、控辍保学、产业扶贫等8项重点工作进行了安排和部署。

“春季攻势”行动方案已定,落实是关键。记者了解到,下一步凉山将组建暗访组分赴各县(市),开展常态化暗访;州纪委、州委组织部将成立暗访问效组,按时按期、原地原村回访,对发现问题整改不力的,当场问效问责。

记者走进普格县洛果村,探访产业脱贫之路——

蔬菜改种草莓 改出脱贫新路

一线探访

□本报记者 侯冲 何勤华

2018年12月30日上午,下了一整夜的雪后,在凉山州普格县五道箐乡洛果村,山峦、田野、道路处处银装素裹。

在村里的草莓大棚基地里,一排排大棚像威武的士兵沿着缓坡整齐列队,它们守护的不只是棚里的草莓,更是这个彝家村寨红红火火的致富梦。

一座棚:贫困村探索种植高附加值农产品

走进大棚,记者闻到淡淡的硫黄味。大棚运营方普格县螺髻山彝嘉农牧有限公司总经理何顺林介绍,“每座棚里都挂了两盏硫黄熏灯,用来预防白粉病。”

为防止低温冻伤草莓,大棚里还摆了几个炭火盆。村民拉马莫且歪正熟练地采摘草莓,装满一盆后送到基地的包装车间。在那里,她与工友们一起为草莓“穿”上网套,装进泡沫内胆,再放入纸盒内。每盒重约3斤,能放60至80颗草莓。

拉马莫且歪以前种惯了苞谷、土豆,如今又能熟练采摘、包装草莓。在这里打工,她每天收入50-80元不等,再加上每亩土地1000元的流转费和年底分红,一年能在基地挣1万元左右。洛果村67户贫困群众中,就有17户在大棚打工。

2016年,洛果村建起大棚基地种蔬菜。去年7月,大棚由何顺林的公司接手,改种草莓。

为啥不种蔬菜了?五道箐乡副乡长唐刃算了一笔账,受运输条件所限,洛果村的蔬菜只能销往西昌,市场太小。而且,采摘一公斤蔬菜人工成本6角钱,“市场上每公斤菜也就卖6角钱,根本没有竞争力”。

从去年开始,草莓、羊肚菌等高附加值农产品,成了大棚的“新主人”。目前,整个基地种植草莓40亩、羊肚菌100亩、露天蔬菜35亩。

何顺林介绍,基地种植草莓优势多。首先是种得早,可提前抢占市场。其次,洛果村海拔2000多米,早晚温差大,种出来的草莓糖分高。

唐刃介绍,大棚基地里有专业技术团队指导草莓种植。“贫困群众只要在基地打工一段时间,就能掌握技术,回去自己种”。

洛果村第一书记刘维透露,改种草莓、羊肚菌后,增加了村集体经济收入。“2017年,我们村集体经济仅收入2500元,2018年增加到2.5万元,今年的目标是4万元”。

一张网:电商平台助力特色农产品销往全国

洛果村有两条重要的路:一条是紧邻的省道,去往普格、西昌的客车往来频繁,村民招手即可上车;另一条是“网路”,通过电商平台,将村里的农产品销往全国。

记者在现场看到,洛果村益农信息社里摆满野生菌等农产品,信息员土比日布在电脑前忙着查看订单,仅2018年12月30日这天,就有15笔购买草莓的订单。土比日布一般会攒到40单左右,再去草莓基地集中取货,送到西昌的顺丰快递点发往全国。

何顺林介绍,通过益农信息社的天虎云商平台,洛果村的草莓已卖出1000多公斤。此外,他们还负责为百果园等线下水果连锁超市供货。

洛果村是全省首个开设网课培训的贫困村,互联网元素在这个彝家村寨随处可见。为吸引更多消费者,何顺林请人专门设计了草莓包装盒的外封条,封条两侧是传统的彝族纹饰,凸显当地特色,中间“五道红”3个大字是公司注册的品牌。五道取自“五道箐乡”,红来自草莓的品种“红颜”。封条下方是“高山草莓 人间值得”8个字。人间值得,是网络热词“人间不值得”的化用。这是何顺林多次考虑的结果,“我们想通过这种方式打开都市年轻群体消费市场。这个群体对水果品质很看重,对价格不那么敏感”。

记者注意到,封条上有两个二维码,分别用来介绍电商平台和草莓品种。何顺林指着两个二维码的空白处说,以后还要再加上一个溯源码。消费者扫码后,草莓什么时候种的、日常管理、生长及加工情况等,都可通过大棚内的摄像头看到。

编辑:杨芳